极速飞艇的计划|极速飞艇投注网站
首頁  >  法治江蘇

常州創新檢察宣告 信訪群眾感受公平正義

發布時間:2019-04-10         文章來源:江蘇法制報        

  “經本院審查,認為該案達不到刑事立案標準,也未發現偵查機關存在違法違規及怠于行使偵查權情況,公安機關作出的撤案決定并無不當。”3月11日下午,在常州市金壇區檢察院宣告室內,控申部門與刑事檢察部門聯合對蔡某申訴案進行公開宣告。本次檢察宣告,檢察機關還專門邀請公安機關原案承辦民警一同參與,申訴人蔡某對檢察宣告形式表示認可,并當場接受檢察機關監督結論。

  檢察宣告是檢察機關按照確定的范圍和程序,在專門場所,對依法作出的檢察決定,在相關人員參與下,公開闡明作出決定的事實和理由,現場宣布決定內容并送達決定文書的司法活動。2017年9月,常州市檢察院控告申訴部門在全市推行《檢察宣告制度實施意見(試行)》以來,對43起信訪案公開審查、公開宣告,涉法涉訴案重信重訪率下降94.4%,成效明顯。

  公開審查:

  讓信訪群眾心知肚明

  “以往檢察決定作出后,只是簡單地送達法律文書,現在邀請信訪群眾、承辦人等參與,對決定作出的理由進行公開審查,進一步保障了信訪群眾的知情權、參與權、表達權和監督權。”常州市檢察院控告申訴處處長蔡勃說。

  蔡某申訴案是金壇區檢察院適用檢察宣告制度的第五例案件。蔡某是一起故意傷害案的被害人,因不服公安機關撤銷案件決定,于今年1月向金壇區檢察院申請刑事立案監督。經該院刑事檢察部門檢察官依法審查后,認為根據已有證據無法證明該案構成犯罪,維持公安機關的撤案決定。

  在宣告中,控申部門檢察官首先宣讀檢察宣告流程以及開展檢察宣告的法律意義。緊接著,刑事檢察部門承辦人闡述案件基本情況并宣布維持公安機關撤案決定的辦理結論。蔡某提出其肋骨骨折是被毆打所致,在充分聽取申訴意見后,承辦人從案情事實和證據出發,將現場監控視頻及圍觀群眾的證人證言一一展示回應。原案承辦民警就相關問題進行了補充說明。蔡某聽后,坦言道,“我接受檢察機關的決定,感謝檢察官開導,今后我將調整心態好好工作和生活。”

  “不是所有決定都適用檢察宣告程序,”該院控告申訴處員額檢察官查永豐告訴記者,“《意見》規定,當事人、控告人、申訴人對阻礙依法行使訴訟權利行為和本院辦理案件中違法行為的控告或申訴的審查結論;刑事申訴案件的審查結論或復查結果;國家賠償案件的決定以及根據案件具體情況和決定內容需要宣告的其他事項,這四類案件適用檢察宣告。擬進入檢察宣告的案件還需要承辦人進行宣告必要性和可行性評估,并視情征求案件當事人意見。”

  第三方評議:

  釋法說理更客觀公正

  為了更好地化解涉法涉訴矛盾,讓釋法說理工作更客觀、公正,從《意見》中發現,檢察宣告過程中,檢察機關對擬進入檢察宣告程序的案件,可以邀請第三方到場評議。包括:案件當事人及其委托代理人、辯護人,檢察決定涉及的偵查機關承辦人、當事人所在單位、學校、居住地居民委員會或村委會代表,以及與案件沒有利害關系的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人民監督員、特邀律師、新聞媒體代表或群眾代表等人員。“邀請第三方參與評議就是不要僅僅從檢察角度看待爭議,而是更好地站在群眾角度做好釋法說理工作。”查永豐談道。

  2018年11月17日,常州市新北區檢察院對一起刑事申訴案件開展了檢察宣告。申訴人是一起挪用資金案的被害單位,其銷售員姚某在任職期間,挪用公司貨款120萬元用于個人消費,因挪用資金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年。申訴人不服刑事判決,向新北區檢察院提出申訴。該院立案復查后,認為原案定性準確,量刑恰當,適用法律正確,不符合抗訴條件,決定不予抗訴。

  為了更好地化解矛盾,經申訴人同意,新北區檢察院決定開展檢察宣告。針對申訴人提出的“該案定性錯誤和量刑畸輕”這一爭議,受邀律師與申訴人就同類案件在實務中具體操作問題進行了公開論證和探討。律師就近期審判結案的類似案例以及從中國裁判文書網下載的類案,根據兩高相關司法解釋,對比“挪用資金”和“職務侵占”兩罪根本區別是被告人犯罪主觀方面是否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結合現有證據,無法認定該案被告人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觀故意,且涉案金額尚未達到適用“數額較大不退還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條款量刑。因此,原判決定性和量刑適用沒有不當。最終,申訴人說:“我們對法律規定的確不怎么了解,經律師這么一講,我們明白了。我對檢察院復查處理意見認可。”該案承辦人將《刑事申訴復查結果通知書》當場予以送達。

  “申訴人可能對我們作出的決定難以接受,邀請第三方參與,立足客觀、公正的角度,會給申訴人理性、中肯建議,從而更好地接受我們作出的決定。”市檢察院控告申訴處蔡勃補充說。

  風險預警:

  涉檢矛盾化解在源頭

  常州市檢察院創新實施的檢察宣告制度不僅針對控告申訴部門辦理的案件,其他業務部門作出的檢察決定,也可啟動檢察宣告程序。查永豐解釋道,這是我們針對可能發生的涉檢信訪矛盾,提前預判風險,將可能引發的涉檢信訪化解在源頭。

  2018年4月18日,常州經濟開發區檢察院對一起相對不起訴案件啟動了檢察宣告程序。犯罪嫌疑人吳某、劉某認為公司門口4棵香樟樹遮擋該公司廣告牌及門招牌,影響采光,在明知這4棵香樟樹不是公司財產的情況下,指使他人進行砍伐,涉案金額價值人民幣1萬元。該院在辦理該案時認為兩名犯罪嫌疑人的主觀惡性較小、行為社會危害性也較小,作相對不起訴決定。為避免因不起訴決定引發被害人一方信訪,該院刑事檢察部門與控申部門溝通聯系,充分論證,對可能引發的信訪矛盾風險點進行預警評估,決定邀請公安機關原案承辦人、被害人、犯罪嫌疑人及雙方當事人所在的村委代表參與公開審查。在檢察宣告現場,兩名嫌疑人當場表示愿意在原地栽種4棵同樣規格的香樟樹并保證存活,且答應支付2000元養護費用。被害方愿意諒解兩名犯罪嫌疑人,同意了檢察機關的相對不起訴決定。

  “推行檢察宣告制度其要義就是通過公開示證、公開論證、公開釋法等方式,讓當事人更清楚直觀地了解案情,厘清對事實、證據和法律的認識誤區,消除對檢察機關監督結論的疑慮和排斥。”檢察長葛志軍介紹說,“該制度有利于推進檢察權司法化運作,增強法律監督工作透明度和公信力。”

 
极速飞艇的计划 江苏骰宝快3全天计划 卓彩公司 澳门澳博博彩公司官网 北京pk10大小技巧 pk10技巧与实战攻略 合乐888电脑网页版登录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官网 u视娱乐 11选5任4稳赚技巧 江西时时还有漏洞吗